三明联盟再添新成员 价格杀向所有药企

收藏 分享
医药观察家网 2017-09-13
作者: 三耳 王晓晓 杨言

 

9月11日,三明卫计委在其官微上发布了一则消息:三明联盟再添新成员!湘西自治州与三明市签订药品耗材联合限价采购协议。

资料显示,湘西土家族自治州位于湖南省西部偏北,面积约占湖南的7.3%,是湖南省的14个地级市之一。 换而言之,湘西土家族自治州的加入,标志着三明联盟的触角又多了一省。

截至目前,“三明+”成员已覆盖13个省的19个地级市和31个县(市、区)。具体包括:

宁波、珠海、乌海、玉溪和河北省唐山市、邯郸市、沧州市、衡水市、邢台市、张家口市6个试点城市及28个示范创建县,以及太原市、鄂尔多斯市、庆阳市、青海互助县、漯河市、濮阳市、铜仁市、贵阳市、江西于都县、江苏启东市、兴安盟、湘西自治州。

三明联盟的目标很明确,就是要联合限价采购!联盟地域的扩容,意味着其医药市场也将进一步扩大,联盟将有更大的谈判筹码。

对于药企来说,在省招和三明联盟之间的取舍,或许要进行更多的考量。对于其他城市来说,或许形成示范效应,或许有更多的追随者加入。比如,已有城市在晒数据:

资料显示,2017年于都县加入“药品耗材联合限价采购三明联盟”,通过集中议价累计节省药品、高值医用耗材费用3218.3万元,利用药品采购腾出的部分空间(约1000万元),自主调价。

与此同时,前后两次调整1059项医疗服务价格,其中上调诊查、护理、治疗等1007项,平均调增20.49%;下调检验费、大型设备检查费52项,平均降低14.45%。

照此说来,三明联盟来势汹汹,势不可挡!《医药观察家》报特约观察家、资深医药人胡晓春认为,若“三明价格”蔓延,必定会有部分药企面临生死抉择,必将直面药价下降,如何应对不断有新区域照搬执行等问题,届时,药企该屈从还是放弃?

价格:三明的采购,蔓延福建全省?

三明联盟有个怪象!那便是:省外联合轰轰烈烈,省内联合却止步不前。不过这种状况,在近期也被打破了。

8月7日,福建省医疗保障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发布了《关于采购三明联合限价挂网药品的通知》(68号),宣布省内各地可在三明平台上采购药品。

《通知》明确,各医保定点医疗机构可通过福建省药械联合限价采购网,链接至三明交易平台采购三明联合限价采购挂网药品。随后,漳州、福州等地陆续转发文件予以跟进。

福建的这些信号似乎表明,三明联盟目前的既定规则,或将通过省采购平台链接到三明联盟采购平台的形式,在福建全省蔓延开来。

中国医药兄弟联总会长、沈阳华卫集团执行总裁王振林表示,“三明价格”先后被漳州市、福州市认可并执行,福州作为省会城市的影响力不言而喻。

他认为,除了具有一定政策自主性的厦门外,福建其它地市在福州的影响下很快会相继效仿并执行,因此,“三明价格”会顺利在全省展开。

不过,《医药观察家》报特约观察家、深圳星银医药副总经理杨泽认为,三明价格迅速被福建全省采纳是正常的,但他更关注的是,福建省级平台今后的存亡问题。”

他阐述道,其取决于福建省内的药品尤其是进口药、合资药采购量的多少。若这些药品采购量大,那就很难将福建省级平台取消,否则三明平台可能会取而代之。

市场:要三明联盟还是全国市场?

根据既定规则,三明联盟的运作模式将是:参考省内各片区、联盟城市的药品价格作为限价,保证药品质量的情况下,低价入选。

虽然三明联盟表示药价不会被公开,但是其采购价格已被其他地方视为准则。毋庸置疑,三明联盟的“野蛮”生长,将会冲击原有的采购格局,成为药企报价的最大顾虑。

对此,丰原药业新药公司总经理、研究员丁汉锦表示,“三明价格”明显低于全国各省招标平台的挂网价格,不利于制药企业维护其在全国的价格体系。

王振林也表达了三点顾虑:

一是如果医院采购三明挂网的药品,企业若正常供货,那等到下一轮全省药品采购时,产品的限价就成了心头之痛。企业若拒绝供货,不仅会留下不良记录,还会影响药品甚至整个企业在福建乃至全国各省的招标。

二是不少企业担心三明模式的推广将导致药品品种减少,而且招标价格一低再低,直击抄底价,甚至低于成本价,药企根本没法投标。

三是税务系统升级、两票制落地、严查过票等,都将推高企业成本。

更有业内人士表示,若药企学不会涨价,不断压低价格,只有等死和找死。而目前的招标限价、三明模式推广、两票制落地等形势,对于所有药企而言都有着不同程度的影响,其应对办法只能是见招拆招,根本没有应对的完全之策。

全局:三明的低价,全国的未来?

7月14日,央视新闻《1+1》用了25分04秒来阐述,三明医改,会否是我们的明天。

其中,三明市委原常委、医改领导小组组长詹积富谈到药价时说到:“把药品耗材的虚高水分挤干,这需要全国一盘棋。”

詹积富的这句话,除了指向目前的两票制,其背后或许还藏着一个大目标,那便是:三明联盟不会满足于现有的区域,它将会吸纳更多的地方加入进来,成为全国一盘棋。

“三明价格会蔓延至整个福建省,而三明联盟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导致地市对省级招标的围剿,将成为今后集中采购的一种新方向。”刘新忠表示。

三明价格有可能蔓延,但个人感觉“价格蔓延”不如“形成价格的机制蔓延”来得更持久。《医药观察家》报特约观察家、陕西省山阳县卫生局副局长徐毓才如是说。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三明联盟蔓延全国,困难重重!

按照规则,三明的药品配送按三明联合限价采购方案执行,一个生产企业在同一片区只能指定1家配送企业配送本企业所有挂网药品。而最低价入选,会否有地方保护主义的色彩,值得商榷。

同时,城市用药有差异,发展水平不一。《医药观察家》报特约观察家、内蒙古康恩贝药业有限公司执行总经理刘新忠直言,试想一下,如果让同一种药品在新疆、西藏等区域的价格和在北上广的价格一样,让运营成本巨大的地区与运营能力发达的地区采购一瓶药与采购一批药的价格一样,那么,这究竟是合理还是在平等光环下的不合理呢?

“三明模式”确实降低了医院药占比,节约了医保基金费用。但是,医院药占比下降的同时,药企的销售额也严重下降了。”丁汉锦说出了对于三明模式的顾虑。

他说,“因为招标过于严苛,许多药品价格下降幅度超过了制药企业的承受范围,很多企业只能挥泪告别医院市场,也从而导致医生可选择的药物减少,患者用不到创新药物。因此,如果全国都使用三明价格,制药企业的发展将会受到严重制约。”

王振林指出,三明联盟其实也是松散型的联盟,联盟内的城市可以看到三明公布的价格,但是采不采用还不确定,而很多城市其实也并没有采用。

他同时强调,联盟内成员可以采用三明的价格,但是这类成员成分复杂,有些区域回款周期长,配送费用高,福建省多数在60天以内可以回款,配送费都在5个点以内,三明联盟只参照价格,却不履行同等条件的回款、配送义务,客观上增加了企业成本。

而辽宁上药好护士药业集团招商总监刘俊峰则认为,如果“三明价格”得以全面推广,采购联盟或者联合体内的区域毋庸置疑会率先推广,只是目前无论从行政管理还是从市场发展形态来看,全面推广的时机还不成熟。

最后想说,这是一个比内功、拼内力的死扛,这也绝对是必须面对的大洗牌时期,药企必须要树立微利思维,毕竟暴利厚利时代已一去不复返了,大企业特别是国企则罢,而对于一些中小药企,实力不济,只能熬字当头,或许会撑到柳暗花明又一村,最终“剩者为王”。

该文章系转载,登载该文章目的为更广泛的传递行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内容仅供参考。本网拥有对此声明的最终解释权。

相关阅读

医药观察家网

关注 恒合传媒旗下新媒体平台,医药行业专业资讯分享互动平台。

广告

CopyRight©2017药渡经纬信息科技(北京)有限公司 电子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151001号

京ICP备14047345| 京公安网备11010802017043号 |(京)-经营性-2015-0023(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书)

药渡APP Drug A-Z
药渡APP
药渡微信二维码
微信二维码
刷新

关注药渡微信公众号

药渡微信公众号
意见反馈 返回顶部